革命老区因小提琴产业“出圈” 确山县年产提琴40余万把
发布时间:2024-02-01来源:河南商报

  新景网讯  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位于大别山革命老区腹地,这个被称为“小延安”的地方,在最近各地内卷发起的“全国特产大摸底”中,因为提琴屡屡出圈。如今,确山县年产提琴40余万把,占据全国中高端手工小提琴80%的市场份额,在这里诞生的提琴远销海外。这座位于河南南部的红色小城,如何与提琴结缘?又怎样挖掘、发挥提琴产业带动全县就业致富?

  “确山师傅”返乡发展提琴产业

  确山县与小提琴的缘分,始于上世纪80年代,当时,一批确山青年进入北京的提琴厂务工,从学徒做起,掌握了手工制琴技艺。学有所成的琴师带动亲友,越来越多的确山人在北京学有所成,部分琴师还创业办厂,自己当了老板,“确山师傅”逐渐在行业中为人熟知。

  现任确山县手工小提琴制作协会会长的王金堂,1984年在北京学习制琴技艺。1994年时,遇上确山县招商引资、号召还乡,王金堂决定返乡创业。但当时的交通运输条件不足,原材料难进来,做好的琴难出去。历时3年,企业最终还是亏损关闭。尽管王金堂的第一次返乡创业失败,但在此过程中,确山县本地培养出的大批制琴人才,为日后提琴产业扎根确山做好了铺垫。

  2015年,确山县提出“欢迎闯天下的确山人回老家”,投资5.6亿元建设了占地40公顷的提琴产业园,吸引了大批在外的确山“琴老板”,王金堂也是其中之一。“县里给的政策特别好,给我们免税3年,租金也免。甚至说让我们尽管回来试试,如果失败了,我们再搬回北京的成本,他们都出。”听到这样的保证,看到规划健全的产业园,王金堂与几个老乡被打动,带头返回确山创业。

  2016年至2017年,交通运输路线走通,多家物流在确山建立仓点,客户也认准确山,各家工坊渐渐撤出北京,完全入驻确山。

  发展良好的“先头兵”吸引更多人返乡,确山小提琴产业正式迎来上升期。至2023年底,确山县共有144家小提琴加工制作及相关产业的工坊及企业,带动3000余人就业创业。

  走“小精尖”路线,专注中高端手工小提琴

  确山县小提琴生产模式主要有工厂流水线和手工工坊两种。在王金堂看来,确山小提琴最大的特色与优势是手工制作的中高端小提琴。据了解,目前确山县从事小提琴技工制造及相关产业的企业及工坊共有144家,其中大部分是家庭工坊模式。

  据王金堂介绍,手工工坊大多从事价格1万元左右的中高端小提琴制作,其中有10家左右可以产出价格3万元左右的大师签名级小提琴。“我们追求的是让越来越多的师傅可以做大师签名级小提琴,专注于高端。”

  确山小提琴及相关产业中以小型手工工坊为主,“小精尖”的发展模式虽然有利于产品个性化精品化发展,但也导致了一些问题。

  首先是难以形成品牌,不利于引导消费者产生认知认同。一方面由于单个工坊规模小,每年产量有限,无法大规模向市场输出。另一方面确山生产的小提琴主要销往海外,受距离、语言等因素影响,也很难在海外精准拓客。依靠分销商,不少利润被中间环节赚取。王金堂说,自己曾有一把琴,以两万多元的价格卖出,经过中间人二次调音、贴牌后,可卖到20万美元。

  其次是规划较为松散,部分工坊分布在村镇中,并未处于产业园统一布局中,未能集中展现确山小提琴的生产能力。“有时一些国外客户带着大单找来,看到这样单独的一家家工坊会质疑我们有没有接单的能力。”王金堂说。

  确山小学增添小提琴课程

  受各方面条件限制,大部分会做琴的提琴师傅音乐素养有限。小提琴想提高质量,不仅要做得好,还要调得好,这考验琴师的耳力和乐感。正在成长的“琴二代”,将有希望弥补这些遗憾。确山县目前有近20个专修提琴相关音乐艺术专业的学生,就读于全国各地音乐学院,王金堂的儿子就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中心。

  “他做出来的东西跟我们这一代就不一样了,不论是业内的认可度,还是试音调音的能力都有提升。以后越来越多的孩子毕业,就能带动确山小提琴再上一个台阶。”王金堂说。

  目前,确山县小学延时课中也增添了小提琴相关课程,从小培养兴趣,营造学琴懂琴的氛围。以文化为支持,确山小提琴品牌不断走向世界。未来更有望将销售渠道掌握在手中,进一步提高利润率。(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 山擎天 见习记者 景凌)


关键词: 革命老区 小提琴


责任编辑:青山

上一篇:兴旺店村美起来
下一篇:最后一页